十大网赌网址

能扛的四院总包人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刘新红??时间:2019-06-06?【字体:??

曾经,他们的“前职业生涯”,是在不同生产处的技术岗位“叱诧风云”。那时,他们专业不同,却有一个共同的称谓——工程师。

现在,他们分散在昆明、佛山、衢州、江门、张家港、仙桃、珠海、禹州等全国各地的项目部,开启自己的“后职业生涯”,由此也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称谓——工程总包人。

5月24日上午10点16分,铁四院设计施工总承包的郑万高铁重点工程禹州站客运综合楼顺利封顶。

“项目从无到有时间仅仅过去一年多,这一年,苦吃了很多,收获也不少。”喜封金顶前天,在铁四院禹州客站配套工程EPC项目部座谈时,项目经理、党工委书记彭瑞华感慨道。

其他团队成员也追溯了一年多的心路历程。他们表示,工作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专一画图到“十项全能”,从工程师到业主,从执行者到管理者,也曾因担心无法胜任工作而失眠,但最终还是决定把焦虑放在一边,专注于眼前的工作。

在禹州20个重点项目中,铁四院禹州客站EPC项目从刚进场时考核评比的垫底,到连续8次位列第一,这是铁四院战斗力真实的体现。

但一个项目从开工到竣工验收结束,期间经历过多少的酸甜苦辣,又需要多少技能?唯有做过总包的人才知道。

“七十二变”“样样精通”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工程师

干一行,爱一行,干到老,学到老。总包项目部的现场教学课堂,可比设计室内硬核多了。

可以这样说,原来这些人在设计领域已经做到“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但在总包领域,却要跳出舒适圈,从“小学生”开始。

今日不同往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面对变化和挑战,他们重溯职业生涯,攀登新的制高点。

禹州项目部总工张明军老家就是河南的,他没想到背井离乡的第40个年头,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张明军在项目部年龄最长,他说活到老学到老,愿助四院在家乡名震一方。

在各有诉求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各路英豪里,为了统筹协调项目各方,做一个“能掐会算”的明白人,铁四院必须有一批爱学习的项目管理团队,在工地能摸爬滚打,学施工技术、学管理知识、学沟通谈判技巧,学作一个成本管理大咖,学会察言观色,什么话能说,什么话能说却该什么时候说,什么事不用说也要做……只有成为各方面的“行家”“学霸”,才能在应对四方时carry全场。

那些不能打垮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没有破茧成蝶的勇气,就没有涅槃重生的喜悦。不给自己丢脸,不给四院跌份,这届总包人在成为“十项全能”选手的道路上,不断“涨知识”,才能“秀肌肉”。

“有思路”“敢担当”“自身正”

项目经理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各总包项目经理是铁四院授权履约EPC总承包合同的代表,是项目实施的总指挥,也是总包项目管理团队的领头人、灵魂人物。

应对现场层出不穷的棘手问题,解开那些深度交叉的严苛命题,可以说,从项目开工到竣工通过验收,项目经理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疲软,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心中始终装着事。总承包面对的都是让人头疼、闹心的事,不装事、不想事,干工作不动脑筋,就容易乱指挥,下属就会无所适从,跟着打乱仗,管理混乱就无法有效控制项目风险。

始终不离事。先干一步、多干一点,多到现场一线去,多钻“矛盾窝”,该拍板的拍板,该硬气的硬气。处事不惊,遇事不乱,宰相肚里能撑船,关键时候能隐忍。对下属“狠”,对自己“更狠”,为了完成目标不遗余力。

手脚有束缚。总包项目经理责任很重,权力也很大。某种程度上,项目经理也是“高危职位”,德不配位、自身不正的人,难以服众,团队凝聚力必然下降,严重时会影响项目目标实现。

各路人马位置不同,目标诉求差异很大,所有压力都聚焦于项目经理,因此项目经理必须具有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原佛山西站EPC项目经理、现杭衢项目经理俞添在利比亚沿海铁路、高栏港专用线等项目带过队伍。当初,面对海外项目种种令人头疼的技术沟通问题,他抗压的办法是跳绳,到了佛山喜欢快步走。如今工作的杭衢铁路PPP+EPC项目,难度系数提高几倍,不知道他找到新的减压办法没有?

生活就是这样,别人只看结果,自己独撑过程。从单纯画图的设计人员,转战新的岗位,他们经历过迷茫、伤痛,也将迎来荣耀和成长。正如昆明地铁五号线工程总包项目部经理、党工委书记殷怀连所说:铁四院一主两翼发展,我从事的是“翼”的工作,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与项目团队运作,让“翼”越来越丰满。

当一座座现代化的交通枢纽不久交付使用时,背后是这群默默无闻,却埋头苦干的人,他们如木棉一般,当百花盛开时不争春,但她黝黑挺拔的躯干昂扬向上,伟岸挺拔,不惧风霜雪雨,这就是四院总包人品质。

四院总包人,能扛!